类别:解梦 / 日期:2021-11-25 / 浏览:8 / 评论:0

本故事已由作者:梦见桃花源,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徐思茹是在婚礼的前三天才知道秦川有个孩子的。

那时候她已经怀孕六个月了。

她和秦川恋爱谈了半年她就不小心怀孕,结婚的事也就草草提上了日程。

因此她还没来得及仔细了解他的家庭情况。

当初徐思茹在一家小有名气的女装品牌店上班,她长的漂亮,身材又好,是店里的模特,活招牌。

那天很巧,秦川破天荒地陪着妈妈逛街,经过女装店门口的时候,于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模特旁边却比模特更加明艳动人、气质高贵的徐思茹。

他对她一见钟情。

于是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

他会每天开着豪车停在商场门口等她下班,会打包昂贵的私房菜亲自送到她手里,监督她吃完。会每天一束花地送给她,也会隔三差五地点上一些小蛋糕和奶茶送给她让她和同事们一起分享。

久而久之,就连同事们都被这个男人俘获了。

叶子劝她,“年轻、帅气、多金,这么优秀的男人都被你碰到了,你是走了什么桃花运啊!千万别再端着了,好好把握住机会,嫁入豪门了记得提携姐们一把。”

说实话,不心动是假的。

徐思茹的家庭条件摆在那里,她又没学历,哪里能跟人比?

她深知自己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长相和身材了,可女人的青春也就这么几年,不趁着黄金年纪找个好人家嫁了,以后人老珠黄了,可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她可不想一辈子给人打工,仰人鼻息地活着。

她见过身边不少姐妹趁着年轻漂亮去给老男人当小三,那些男人肥腻腻的,头发都快秃光了。可为了钱,姑娘们还是得赔着笑伺候。

叶子说的没错,跟那些人比起来,秦川简直就像白马王子一样的存在。

徐思茹打定主意,抓住秦川对她的这股热乎劲,一举将他拿下,嫁入豪门,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于是她半推半就地答应了秦川的追求。

没过几天,她就辞了工作,又顺势从出租屋搬到了秦川的别墅里,过上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2

秦川的父母在外地做生意,常年不回来。

秦川自己也开了一家小公司,不过也不怎么赚钱,纯粹就是为了能有个事做。他是独生子,尽管已经28岁了,可每个月父母还是会定时给他打生活费,他不缺钱花。

秦川对徐思茹也挺好,体贴入微,出手阔绰。

他居然还会做饭,每天早上都会给睡懒觉的徐思茹准备好早餐,然后再叫她起床吃。

第一次做饭的时候,徐思茹颇有些受宠若惊。更是暗自庆幸自己命好,遇到了有钱又爱她的好男人。

每次逛街,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秦川都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徐思茹一直都热爱旅游,可之前因为要上班要挣钱根本没时间去。

和秦川在一起之后,她爱玩,他也爱玩,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索性一起收拾收拾东西,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今天飞这里,明天去那里……

他们玩得开心极了,徐思茹本来还算游完了国内再去国外转一圈的,可因为她突然怀孕,计划才不得不搁浅了。

秦川本就重欲,年轻体力又好,床事上也不知节制。再加上徐思茹特意不避孕,怀孕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一怀孕,徐思茹就催促着秦川尽快结婚,撒娇说等肚子大了穿婚纱就不好看了。

秦川也确实喜欢她,二话不说给父母打了电话。

他的父母也很明智,只要儿子喜欢他们也不干涉太多。

徐思茹之前一直以为豪门难进,没想到搁她身上这么容易,那段时间她睡觉都是笑着的。

她兴致勃勃地选钻戒,拍婚纱照,定酒店,写请柬,通知亲友,一切都很顺利地进行着。

离婚礼还剩三天时间,徐思茹追问秦川他的父母为什么还不露面?

彼时秦川正在打游戏,听见徐思茹的问话,他关了电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抱住她,说道:“他们这两天就会赶回来。”

末了,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难以启齿的说道,“老婆,我跟你说件事,你别动气。”

徐思茹慢悠悠地剥着橘子,自从怀孕她开始嗜酸如命,老话说“酸儿辣女”,她有预感自己肚子里的多半是男孩。因此在秦川面前她更加多了几分底气。

“你说。”

“嗯……”秦川仔细斟酌着,“过两天跟我父母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孩子。额,他是我儿子。”

“你儿子?你儿子不是还在我肚子里吗?你哪来的儿子?!”徐思茹听到这个消息不亚于五雷轰顶,她第一次在秦川面前露出泼妇模样,尖叫着质问。

秦川道:“我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和初恋女友有了孩子。后来因为感情不和,她把孩子生下来后我们就分手了,孩子是我爸妈一直在养。他今年10岁。”

交往一年闪嫁高富帅,婚礼前三天被告知,他有个10岁的儿子

“那你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徐思茹追问道。

“我本来想等咱们感情稳定了再慢慢和你说的,谁知道你突然怀孕,咱们这么快就要结婚了,我总不能再瞒着你。”秦川说。

“而且孩子一直是我父母在养,我保证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的。”

徐思茹的脑海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简直要摧毁她的理智,她差点脱口而出:“我们分手吧,孩子我要打掉!”

可她又生生忍住了。

她知道,如果选择打掉孩子分手,于秦川而言没有任何损失。而她不一样,她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知道她要嫁人了,对方还是个高富帅,就连平时跟她最不对付的堂姐都酸溜溜的羡慕她。

如果此刻灰溜溜的分手了,那她就真的成了所有人的笑话了。

于是徐思茹也找各种理由安慰自己,孩子虽然是秦川的,但是他父母也还年轻,根本用不着他们操心孩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家有钱,贫贱夫妻才会百事哀,这个世上没有多少事情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她从小就亲眼目睹了母亲为了爱情嫁给了自己一无所有且一事无成的父亲,一辈子都过的拮据操劳,柴米油盐和家庭琐事早就磨灭了她对父亲的爱。

提起父亲,母亲总是咬牙切齿,万般痛恨。

所以,她不相信爱情,只相信现实。

3

徐思茹默默接受了秦川有孩子的这件事。

秦川看她如此通情达理,更加觉得愧疚,于是大手笔花钱买机票把她的所有亲戚都接了过来,一起参加他们的婚礼。

结婚当天,徐思茹才第一次见到秦川的儿子秦浩楠。

十岁的小男孩个子挺拔,五官俊朗,已经隐隐可见少年的模样,眉眼间像极了秦川。

秦浩楠走到她面前,冲着她笑的天真无邪:“阿姨,祝你和我爸爸结婚快乐。”

“这是我妈妈。”徐思茹的笑容刚挂在嘴角就因为他的这一句话戛然而止。

秦浩楠拉过了站在一旁的女子,仿佛没看到徐思茹僵硬的脸色,故作天真的说道:“阿姨,我发现你和我妈妈长的很像哎,不过你还是没我妈妈长的漂亮。”

徐思茹也在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五官眉眼真的和她有七八分的相似。只不过将将才22岁的她眉眼稍显稚嫩,又加上怀孕使她的身材变得臃肿,皮肤也没了以前的那种光泽感。

而眼前的女人却不一样,她化着精致的妆容,五官明艳动人。跟秦川相仿的年纪,经过时间的滋养,更像是一颗成熟的桃子,眼角眉梢皆流露着万种风情。

“你好,我叫白雪,是楠楠的妈妈。很抱歉今天打扰到你,我本来不想过来的,可楠楠好久没见我了,他非得拉着我过来,我也不忍心拒绝他的要求。”白雪向徐思茹解释道。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徐思茹一看她脸上的妆容和穿着打扮,就知道她是有备而来。

秦川的这个前女友,没这么简单。

“没关系,来者是客嘛。”徐思茹压下心头的不快,勉强回应道。

4

一整场婚礼上,徐思茹都心事重重。

她的脑海里总是忍不住闪过秦浩楠的那句“你和我妈妈长的很像。”

她承认,她开始恐慌了。她知道男人大多数都会有初恋情结,尤其是得不到的总会更加刻苦铭心。

她害怕自己傻傻地被人当成了替代品。

“想什么呢?该拍全家福了。”秦川捏了捏她的手,把她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

拍全家福的时候却出了乱子。

原因是秦浩楠非得拉着自己的妈妈上台拍照。

明明一直乖巧听话的孩子却在此时突然吵闹了起来,“不是要拍全家福,为什么我妈妈不能和我们一起拍?”

秦川的母亲在旁边好声劝慰道:“乖孙子,听话,这是我们一家人要一起拍照,你妈妈等会单独和你拍行吗?”

“不行,她是我妈妈,我和你们是一家人,我妈妈怎么就和你们不是一家人了?凭什么不能拍?要说不能拍,也是她不能拍,这个女人才是外人!她是勾引我爸爸的狐狸精。”秦浩楠激动地指着徐思茹骂道。

徐思茹气的肚子抽痛,她对秦浩楠冷冷的说:“你已经十岁了,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子了,你要分清最起码的是非清白。我和你爸爸是在你妈妈分开之后才正常恋爱结婚的,请你也要有些最起码的教养,以后不要再用‘狐狸精’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我。”

秦浩楠却故意说道:“你就是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

徐思茹脑袋一懵,差点晕了过去。

秦川抓过秦浩楠在他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却被护孙心切的秦父秦母一把拉过护在了怀里。

秦母瞪了秦川一眼,道:“有话好好说,做什么动手呢?”

“妈,这小崽子都是被你和爸惯坏了。”秦川气急败坏的说道。

“他是我的宝贝孙子,我乐意惯,你管得着吗?”末了,秦母又气哼哼的说道:“说我的孙子没教养,不就是拐弯抹角地骂我和你爸没教养吗?秦川,你看你找的好老婆,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连个孩子都容不下。”

“妈,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徐思茹被婆婆当着众人的面一顿痛批,脸色涨得红红的,却不得不舍下身段讨好她。

“小门小户咋了?还看不起我们,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有几个臭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徐父席上多喝了几杯酒,在旁边越看越生气,听到有人骂她女儿骂的那么难听,一时酒意上头,没忍住就冲着秦母骂了起来。

秦家父母也不是好相与的,一时间吵得面红耳赤,分外焦灼。

他们一家人在台上闹的不可开交。

满堂宾客都乐得看起了笑话。

全家福最后到底是没拍成。

秦母牵着自己的孙子气冲冲地走了,秦浩楠临走的时候还冲徐思茹得意的吐了吐舌头。

始作俑者白雪偏偏还过来跟她道歉:“实在抱歉啊,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成这样了。”

端的是一副无辜的样子,气的徐思茹顿时火起:“收起你那副绿茶嘴脸吧,我看了就恶心。”

白雪一愣,撩了撩头发对秦川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这新娘子的脾气果真和我当年一样,你的眼光倒是一直没变。”

白天的场面徐思茹伪装得十分淡定,脸上还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可回到家,这会子夜深人静她卸下伪装,只觉得满身的疲惫和委屈。

她想起母亲走时跟她说的一句话,“这样的家庭,要不咱们就不掺和了吧。早脱身了早好。”

彼时她对妈妈说:“你别把我想的和你一样天真愚蠢,我既然嫁了进来,我就能把日子过好。”

母亲也不再劝她,只是叹了口气就拉着醉醺醺的父亲走了。

她越想越难过,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落。

秦川进来看到她这副样子心疼坏了,又是作揖又是要下跪的,道歉的态度十分诚恳。

徐思茹问他:“你是因为我和她长的像才会追我的吗?”

秦川连连否认:“怎么可能?我追你最开始是因为对你一钟情,后来跟你相处久了才觉得你的性格蛮好的,又温柔又贴心。我对你是始于颜值,忠于人品。你是独一无二的你自己,我爱的也只有你。”

徐思茹不知道秦川这句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她也无意再和他掰扯。

不管是不是替代品,她都不在意了。不管怎样,嫁给秦川的人,是她。以后漫漫人生要和秦川一起度过的,也是她。

白雪只是过去式罢了。

至于秦母对她的敌对态度,无所谓了。婆媳关系不和早就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她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能和她亲如母女。反正又不在一起生活。

想到这里,她扑到秦川怀里,委屈的说道:“我相信你。以后我就是你老婆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对我。别人欺负我了,你也得护着我。”

秦川叹了口气,轻柔地摩挲着她的头发,“嗯,我会好好对你的。”

5

婚后的生活过的倒也甜蜜。

徐思茹在家安心养胎,秦川也越发地沉稳了起来。

临近生产时,秦家父母也赶了过来,掏钱预定了高级的月子护理中心。

生产那天,因为孩子脐带绕颈,她折腾了十几个小时才顺利生下孩子。

听见孩子的哭声那一刻,她问助产士:“是男是女?”

“恭喜你,喜得贵子。”

在听到是男孩的消息之后,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到了肚子里,然后因为体力不支慢慢昏睡过去。

等她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旁的婴儿车里正熟睡着她刚刚用命换来的宝贝。

秦浩楠那个小祖宗也在。

他好奇地用手去戳小宝的脸蛋,许是使得劲儿太大了,小宝一下子哭了起来。

徐思茹慌忙说道:“楠楠,你别把弟弟弄疼了。”

秦浩楠却偏偏又使劲戳了戳小宝的脸蛋,问她:“我又没使多大劲儿,怎么会把他弄疼呢?”

徐思茹拨开他的手,耐心跟他解释道:“他还是小婴儿,皮肤太娇嫩了,你这样碰他他肯定会疼的。”

她发誓自己的语气十分温柔,谁知道秦浩楠却突然使劲地用右手捏紧被她拨开的左手,大哭起来,边哭边喊:“阿姨,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干嘛打我啊?”

在外间待着的几个人听到动静都赶了过来,秦浩楠扑倒秦母的怀里,哭得声嘶力竭,“奶奶,我只是想摸摸小弟弟,阿姨却骂我说我把弟弟弄疼了。我只是反驳了一句我不是故意的,阿姨就打我。奶奶,你看她把我的手都打红了。”

徐思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孩子能有这么深的心机。

她解释道:“他是个小孩子,我担心他不知轻重,把小宝戳疼了,小宝哭了,我一时着急才拨开了他的手,我发誓没打他。”

接着,她又放轻声音对秦浩楠道歉:“楠楠,对不起,阿姨是怕你弄伤了弟弟才一时情急碰了你一下,你别记恨阿姨好不好?你看弟弟的脸都被你戳红了,阿姨知道你喜欢弟弟,下次我们轻轻的摸摸弟弟的小脸蛋就好。”

秦浩楠低头不再吭声。

秦母听完徐思茹的话,快步走到婴儿车旁,果然看到小孙子脸上红红的一片。

她心疼坏了,对秦浩楠嘱咐道:“楠楠,这是你的亲弟弟,你下次可要小心别再用这么大劲儿戳他了,他会疼的。”

秦浩楠一听这话沉默地低下头,肩膀一耸一耸的,像是在偷偷地哭,单薄的背影看起来很可怜。

徐思茹以为他是因为自责才哭,一瞬间突然对这个从小缺少母爱的孩子充满怜爱。

秦浩楠瓮声瓮气的问秦母:“奶奶,是不是有了小弟弟你就不爱我了?爸爸有了阿姨以后就不爱我了,我只有你和爷爷了。如果连你们都不爱我了,我真的不想活了。”

他抬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秦母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她把他揽到怀里,哄着亲着:“奶奶的乖孙子呦,奶奶怎么会不爱你呢?奶奶最爱的就是你了。”

“那我和弟弟,你最爱谁?”

“奶奶当然最爱你了,我的大孙子。”

“奶奶,那你陪我去吃饭吧,我饿了。”秦浩楠得到满意的答复,牵着秦母的手往外走。

走到门口,他回过头来冲着徐思茹笑,那笑容里尽是挑衅。

徐思茹觉得身上一阵恶寒。

她实在难以想象,秦川那样心思单纯的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儿子?

6

小宝一岁的时候,秦川的母亲出了车祸,腰受了很重的伤,要躺在床上静养。

秦父又忙于生意,顾不上秦浩楠。

他们让秦川把秦浩楠接到身边,等秦母腰好了再送回去。

到底是秦川的亲儿子,他连忙马不停蹄地找好了学校。等徐思茹知道的时候,一切已经都安排好了。

徐思茹对这个小祖宗还是挺发怵的,她问秦川为什么不经过她的同意就把他接过来?

秦川这两天正因为母亲出车祸和给孩子办转学的事忙得焦头烂额的,闻言很是烦躁,语气也不算好:“我儿子到我家里住还需要你同意?”

徐思茹满脸的不敢置信,这是秦川第一次用这么重的口气跟她说话,她反问道:“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了他不会打扰到我们的生活的。”

秦川道:“现在我妈病了,楠楠没人照顾,我是他爸,我理所应当地要照顾他。我请你不要无理取闹了,我最近很累。”

徐思茹看着秦川带着秦浩楠摔门而出,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一下子噎在了嗓子里。

于是徐思茹明白了,她不愿意也是徒劳。归根结底人家才是血脉至亲,她算什么?

罢了,咬咬牙坚持一下就过去了,等秦母养好病了,肯定会把宝贝孙子接走的。

可她没想到,秦浩楠的那个亲妈,又阴魂不散地出现了。听秦浩楠得意洋洋的说,他妈妈已经在这个城市定居了下来。

眼见着她一次又一次地登门入室,过来接儿子。有时候还得让秦川把孩子送到她家,或者是很晚了才打电话让秦川去她家接孩子。他们联系得越来越频繁,徐思茹终于忍不住了。

她跟秦川商量,既然白雪这么想儿子,索性就把楠楠送到她那边住,她正好也没精力照顾两个孩子。

秦川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跟秦浩楠商量,谁知秦浩楠却坚决不同意。

他口口声声说是离不开爸爸和弟弟,徐思茹却觉得,他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妈妈制造多和爸爸相处的机会。

秦浩楠不同意搬走,徐思茹也拿他没办法,只能暗自祈祷婆婆的病快点好起来早点把这个小祖宗接走。

7

周末晚上,小宝吃积食了,突然发烧。秦川不在家,电话也打不通,徐思茹没办法只能自己一个人开车带着小宝去医院,那天的雨下的特别大,因为着急她还差点出了车祸。

去了医院,她又抱着小宝一个人跑上跑下的开单子交费取药。

等到小宝退烧,已经是折腾到后半夜了。

回家的路上,她已经精疲力尽。

抱着小宝回家,家里漆黑一片,秦川还没回来。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夜不归宿了。他贪玩,平时总喜欢和一群朋友喝酒打游戏。徐思茹说过他几次,他总是改不了,她也就索性不说了。只要不是触及底线的事,她都能接受。

小宝睡着了,徐思茹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无聊地打开手机,有几条消息,是秦浩楠给她发的。

她点开,是一张图片。

图片上是秦川和秦浩楠,旁边还坐着白雪。他们三个人围坐在一张小小的桌子旁,桌上是丰盛的晚餐。白雪正在给秦川的碗里夹菜,秦川转头冲她微笑。俨然是温馨幸福的一家三口。

秦浩楠后面又发了一句话:“我们才是一家人,你和你儿子就是外人,赶紧滚。”

照片上的这一幕深深刺痛了徐思茹的心。

她继续给秦川打电话,还是不接。

她又给秦浩楠打,秦浩楠秒接:“阿姨,我爸在我妈这里睡了,我妈让我转告你,你别等了。”

徐思茹气的发疯,理智被怒火淹没。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上个月的情人节,她把小宝放到娘家,精心打扮了一番,想跟秦川去看个电影吃个饭,重温一下二人世界,结果秦川却放了她鸽子。后来她才知道,是白雪一个电话把他叫了过去,说是秦浩楠在学校生病,给她打了电话,她就把秦川叫上一起去陪秦浩楠看病去了。

徐思茹深知秦浩楠生病,她没办法挑理,于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后来又一次,白雪半夜给秦川打电话,说车子坏到半路上了,让他去帮一下忙。

徐思茹死活不让秦川去,“她出事了为什么不报警?找你有什么用,你不许去。”

结果白雪又把电话打给了秦浩楠。

于是秦浩楠半夜赤脚站在他们的房间门口,哀求道:“爸爸,我妈妈一个人害怕得很,你能不能过去帮帮她?我求求你了。”

秦川烦躁地翻了个身,最终还是不理会徐思茹的叫喊,穿上衣服径直出门了。

秦浩楠冲着她得意洋洋的说道:“阿姨,你看我爸最在乎的还是我妈。”

回忆如同冰水,一盆又一盆毫不留情地浇到她身上,彻骨的寒冷。望着身旁熟睡的儿子,她心里突然有了计较。

8

这一夜徐思茹睡的一点都不踏实,秦川拧开房门的时候,她立马清醒了过来。

“你昨晚去哪了?”她问。

“去朋友家喝酒,雨下的太大,就留在他俩睡了。”秦川答。

“哪个朋友?”

“就海航,我发小。”

徐思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她以为秦川不会骗她的。

“你自己看吧。”她突然觉得万分疲惫。

秦川打开手机,看见秦浩楠发给徐思茹的那张图片,他有一瞬间的慌乱,随即又镇静了下来,解释道:“昨天是楠楠过生日,他的生日愿望就是希望我和他妈妈一起陪他吃个饭,我没办法拒绝,所以……”

“没办法拒绝吃饭,所以顺带着连床也上了?”徐思茹打断他的话。

“你胡说什么,昨天是因为雨下的太大,我就在她家留宿了,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秦川说的信誓旦旦,徐思茹要不是看见他白色衬衫上毫不起眼的口红印,以及他身上那股浓烈的香水味,也许她就真信了。

“秦川,我们离婚吧。”

其实昨晚徐思茹本来已经想好了,她要以退为进,以离婚为借口要挟秦川,让他把秦浩楠送走,还他们的三口之家一个清净。

秦川答应最好。

不答应的话,她就装装可怜,把握好尺度的哭诉哭诉自己的委屈,搏一搏他的同情,让他对自己再好点,顺带着给自己买些奢侈品傍身。

可当她知道昨天晚上她一个人抱着儿子在医院里忙上忙下狼狈不堪的时候,她的老公却正抱着别的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欲仙欲死。

这一刻,她心里紧紧地绷着的那根弦终于彻底断了。

她知道,这日子是真的没法过下去了。

她不想跟秦川吵闹,不想最后撕破脸什么也得不到,她只想利用这个男人现在对她的愧疚,多得到一些补偿,为她和儿子以后的生活做打算。

秦川当然不同意,跟她道歉,求她原谅。

徐思茹只是平静地将他这长久以来的所作所为,一一道来。

“秦川,我爱你,所以我没办法原谅你。”她仰头,苍白的脸上有眼泪滑落,越发显得她楚楚动人。

那一瞬间,她看见秦川脸上的懊悔和心痛不似作假。

徐思茹如愿和秦川离了婚。

秦川待她果真大方,不仅给了她不少补偿金,还把现在住的别墅过户给了她。

秦川搬走的时候,徐思茹抱着小宝去送他。

一岁多的孩子正是可爱的时候,秦川搂着儿子亲了又亲,舍不得撒手。

徐思茹对他说道:“孩子是你的始终都是你的,你想他了可以随时过来看他。”

秦川望着她,满眼的不舍。良久,他问:“我还能回来吗?”

徐思茹答:“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看着秦川转身离开的背影,徐思茹嗤笑,“得不到的往往才是最好的。白雪,你以为你赢了吗?不。等你变成了他衣服上的饭粘子,我就成了他心口的朱砂痣。我们谁都赢不了。”(原标题:《婚途漫漫之后妈难当》)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版权声明 : 本文未使用任何知识共享协议授权,您可以任何形式自由转载或使用。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